两年来,风险投资家太挑剔!创业公司遇资金困境卖身巨头

  

两年来,风险投资家太挑剔!创业公司遇资金困境卖身巨头
  风险投资家太挑剔!创业公司遇资金困境卖身巨头
  

随着风险投资家越来越挑剔,ipo市场基本关闭,加之投资者越发抗拒那些依然在亏本经营的创业公司,使得财大气粗的大公司开始为某些曾经野心勃勃的创业公司大派红包。

  

根据《华尔街日报》获得的资料,jet一年前才刚刚推出了自己的在线折扣商城,去年秋天之前则保持着每月4000万美元的烧钱速度。uber刚刚将每年亏损10亿美元的中国业务出售给滴滴出行。今年7月,尚未盈利的剃须刀零售商dollar shave club也被为联合利华收购,而没有继续与行业巨头吉列对抗。

  

这三家公司都在花费巨资吸引用户,但却没有一家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然而,每一家公司之所以能被对方收购,都是源自他们的战略优势。

  

其他创业公司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已经有数十家风险投资支持的创业公司裁员瘦身、折价融资或关门大吉。

  

风险投资家认为,这些事件背后都有一个共同原因:资本市场日益趋紧。

  

根据venturesource的数据,去年的这个时候,至少有53家创业公司首次以达到或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今年只有9家达到这一水平。而根据dealogic的数据,今年以来,共有9家美国科技公司ipo,而过去4年的同期平均数达到24家。

  

  

“当油价便宜时,人们会购买大型汽车,根本不考虑油耗问题。”风险投资公司allegics capital董事总经理鲍勃·阿克曼(bob akerman)提到创业公司以往大举融资的状况时说道。

  

两年来,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给创业公司输送了大量资金,但去年秋天,他们开始收缩。股市动荡和利润丰厚的ipo交易的匮乏,令投资者感到失望。

  

风险投资公司battery ventures普通合伙人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表示,今年2月的科技股下跌给风险投资家泼了一盆冷水,“不惜一切代价的增长模式没有得到公开市场的认可,盈利才是关键。”

  

jet的出售虽然为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但却并没有实现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马克·劳尔(marc lore)单独挑战亚马逊的野心。劳尔在周一的声明中表示,被亚马逊收购使之可以“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

  

资本匮乏可能成为了jet的一大发展障碍。

  

《华尔街日报》去年夏天得到的一份jet内部资料显示,该公司到2020年大约需要融资30亿美元,预计届时可以实现盈利。这份资料预计,jet今年1月将以48亿美元的估值融资,而几个月前仅为6亿美元。

  

但该公司去年11月获得的实际融资为亿美元。

  

对jet的投资者来说,幸运的是,沃尔玛需要借助该公司的帮助来对抗亚马逊。沃尔玛表示,33亿美元完全值得,因为这笔交易可以引入由劳尔领导的jet电商团队,而劳尔之前创办的母公司quidsi已经以超过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亚马逊。

  

“这或许不是劳尔希望的,因为他想杀死亚马逊。”battery的布朗说,“但他却借此获利30亿美元。”

  

与此同时,uber曾经表示要征服中国市场,并花费了数亿美元吸引司机和乘客。但该公司的竞争对手滴滴在融资实力上与之不相上下,爆发了在很多投资者看来无休无止的价格战。

  

迫于亏损压力,uber将中国业务与滴滴合并,并借此获得了滴滴18%的股份。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声明中表示,只有盈利才有可能实现中国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得益于2012年在网上疯传的一段推广视频,dollar shave抢占了宝洁旗下吉列的部分剃须刀市场份额。但dollar shave同样在烧钱,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该公司后来同样开始依靠价格昂贵的传统广告推动增长。

  

dollar shave投资者彼得·范(peter pham)表示,该公司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将扭亏为盈。

  

dollar shave的投资者最终认定,联合利华的10亿美元现金要约是最佳的退出方案——这一数字约为该公司2016年营收预期的4倍。

  

很少有亏损的创业公司能够获得如此高的收购价格。他们在寻找融资渠道时面临的选择可能更加苛刻。

  

menlo ventures董事总经理温基·佳尼桑(venky ganesan)表示,融资环境的收紧将给渴望现金的公司带来三种结果:有的破产,有的因为无法继续补贴亏损而提价,还有的在调整商业模式的过程中通过现有投资者获取“桥式”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