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打开游戏,《口袋妖怪go》火了 手游是ar商业化的正确姿势吗?

  当你打开游戏,《口袋妖怪go》火了 手游是ar商业化的正确姿势吗?
  《口袋妖怪go》火了 手游是ar商业化的正确姿势吗?
  

具体来说,当你打开游戏,启用地图和定位功能之后,游戏会在摄像头实时拍摄的画面中叠加皮卡丘、杰尼龟等小精灵,这些精灵可能会藏在任何角落,你需要拿着手机四处走动,发现它并且抓住它。

  

更好玩儿的是,小精灵出现的位置也有迹可循,比如杰尼龟、金鱼王可能更容易在河边找到,皮卡丘或许会蹲着电视机上……除了收集精灵,玩家们还可以按照指引去特定的藏宝点寻找精灵球和怪兽蛋,当收集的精灵达到一定数量之后,就可以参加比赛和其他玩家一起pk了。

  

有人评价这是“童年杀”,也有人惊讶这是高科技,感叹ar就这么猝不及防来到身边。

  

ar技术更容易普及

  

其实,ar已经不是新技术,这项技术已经在玩具、家装、军事等诸多领域开始应用。比如,市面出现的儿童玩具卡片,拿手机摄像头对准,卡片上的图像就会在屏幕上立体起来:卡片上是一匹马的话,马儿就会跑起来;是飞机的话,飞机就会起飞和降落。用宜家的官方app,也可以看到一件虚拟家具摆在家中到底是什么样子。

  

也就是说,只要你打开手机,下载相应的应用程序,再配合道具,就可以看到ar效果。

  

除了手机软件领域的应用,科技巨头也一直在尝试将ar技术开发成新的产品。在2012年4月,谷歌曾推出了google project glass,这是一款具有增强现实功能的智能眼镜,但在坚持三年后被暂停。在谷歌宣布暂停眼镜项目的第三天,微软紧接着发布了hololens全息眼镜。

  

前赴后继的巨头证明了ar领域有巨大发展前景。根据市场调研公司digi-capital的数据,到2020年,ar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美元,远高于vr的300亿美元。

  

然而,设计出一款符合大众预期的ar硬件产品也相当困难。以创新能力著称的苹果,在过去的几年中,收购了一系列在ar领域的创业公司,也积累了众多相关专利,却依然在谷歌、微软、facebook这些巨头的躁动中保持沉默。

  

“成熟的ar产品需要解决很多技术问题,比如计算机视觉、空间定位、运动追踪等”,影创科技ceo孙立认为,“vr到消费端可能还需要10年,ar会距离更远”。

  

这家公司上周宣布推出三款ar智能眼镜,并发布了类似微软hololens的全息头盔halo。新浪科技在现场体验的双目ar智能眼镜,在产品设计、视场角、人机交互等层面上依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由于在技术上仍然存在瓶颈,距离成熟的ar设备出现还尚需时日,然而,ar应用却会比vr来得更快。“智能手机就是能简单实现ar效果的硬件平台,而实现vr则需重新设计硬件”,一名vr/ar行业的研究者称,“这也意味着在技术层面或者是软件层面,我们将迎来ar应用的春天”。

  

手游是ar商业化的正确姿势?

  

此前,业内对ar技术的着眼点,更多的放在放在医疗、军事、培训等行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这项技术除了在行业应用中大展拳脚,也可以在大众娱乐中占据一席之地。《口袋妖怪go》的火爆,或许为ar技术大规模商业化指了一条明路。

  

除了游戏获得追捧,获得源源不断的收入之外,推出《口袋妖怪go》后,任天堂的股价在上周五实现大涨。有证券分析师一改之前的看法:原本认为《口袋妖怪go》的商业化前景平平,市场反应却远远高出期待。

  

专注于ar应用的niantic也可以松一口气。在推出《口袋妖怪go》之前,这家公司此前已经推出一款名为《ingress》的游戏,也是将ar与地理位置结合,让玩家对现实世界中虚拟的能量源或者基地进行占领、防守和抢夺,在欧美获得了百万级别的用户。

  

因为手游本身具有的亲民性和巨大商业化前景,niantic一直都选择将游戏作为探索方向之一,特别是选择与任天堂合作。《口袋妖怪go》一夜爆红,终于让这家公司从默默无闻走到爱博网眼前。

  

然而,这款游戏后续发展也可能面临阻碍。据媒体报道,已经有玩家抗议这款游戏耗电量巨大,对网速要求较高,而且特别消耗流量。

  

其实,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ar技术在手机上应用依然存在问题。除了耗电、耗流量之外,实现ar效果还对手机性能要求颇高。因为ar是在真实的图像中叠加虚拟的景象,如果想要位置合适的话,手机就需要运行计算机视觉算法,这对相机的成像质量和手机处理芯片都有要求。在pokeman go中,水系精灵一般会出现在有水的地方,是因为运行游戏时,手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识别了拍摄的景象。